• <wbr id="au97r"><legend id="au97r"></legend></wbr>

      <form id="au97r"></form>
    1. <form id="au97r"></form>
      <form id="au97r"><th id="au97r"><source id="au97r"></source></th></form>
    2. <form id="au97r"><th id="au97r"><noscript id="au97r"></noscript></th></form>
      <video id="au97r"><em id="au97r"></em></video>
      0%

      圓桌分享丨公立與民營醫院品牌如何差異化發展

      2017-08-16 來源:環生醫療

          B1502778123_originpng.jpg

          在丁香園主辦的 2017 中國醫院發展大會上,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黨委副書記李耘、廣東省中醫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胡延濱、廈門長庚醫院總經理劉智綱、北京環生醫療投資有限公司(原三生制藥)醫療事業部程文武就「公立與民營醫院品牌如何差異化發展」主題展開圓桌討論。以下為圓桌實錄。 

          王志安:有請各位嘉賓上場: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黨委副書記李耘,廣東省中醫院黨委副書記/副院長胡延濱,廈門長庚醫院總經理劉智綱,北京環生醫療投資有限公司(原三生制藥)醫療事業部程文武。 

          王志安:我們先交流,然后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角度,或者從自己的醫院經驗發表看法。我想問一下劉智綱經理,因為我們地域不同,你從臺灣來,你代表跟我們一個不一樣的經營理念,因為我們現在大量的公立醫院經常說政府投入不足,所以導致醫護人員拿工資低,不得不以藥養醫的體制,使得醫生缺少職業榮譽感。那么你們是民營醫院,醫生的收入怎么樣,有沒有來自政府的補貼,醫院盈虧平衡嗎,你們有沒有其他途徑的補貼?

          劉智綱:我們在 2014 年底損益平衡,其實我們的所有的自有資金當初投入大概 20 幾億,我們有做談折舊。銀行利息的部分屬于不在我們的醫護損益。剛剛主持人問這個問題,雖然說醫療體制不一樣,但是有一個地方,是結構性的問題。因為公立醫院主要講的是編制的概念,我們講的是合理的概念,我們的用人數比民營醫院和公立醫用人數少很多,我們是一人多專長,醫護部分比較專業,但是行政管理我們少很多,但是這些對我們來說都是成本,嚴格說我們做這樣多的事情中有較多做醫管理分制。醫院現在產值最高的是這兩個副院長,一個禮拜他們有 8 個門診手術室,然后禮拜六或者專家的特殊 VIP 通道,那部分產生的效益全部歸他,那么這樣情況之下,所有高級職稱的醫療人員幾乎投入醫療工作為主,其他就由相關的行政人員做整合,我們算過這樣的項目是比較合理的。 

          王志安:那也就是說長庚,在沒有政府投入的情況下,在現有土壤下也可以讓醫生拿到較高收入。我覺得長庚醫院還蠻值得研究的。因為我們現在公立醫院如果沒有政府投入,醫護人員收入低。你們的這個經營也許證明其實在現有投入水平下,即便不增加政府投入事實上也是有可能提高醫護人員的收入,同時不影響診療治療。非常感謝。我們下面還是討論一下品牌發展的問題。從一般的老百姓角度,其實是感知不到公立醫院的品牌。我不知道你們作為公立醫院有沒有感受到,我作為一個普通患者我沒有感覺到他在推廣品牌,也沒有什么消費體驗來完成品牌的抵達過程,因為公立醫院在過程中肯定屬于醫療水平很高,但是普遍患者認為越好的公立醫院就醫體驗越差。所以我想請幾位公立醫院的院長管理人員來講一下,公立醫院的品牌推廣為什么跟普通的患者之間會有這么大的距離感,有沒有特別在意我們患者的感受? 

          李耘:對于這個品牌,就像主持人前面開場多時候講到,原來是因為計劃經濟時代,所以是定點就醫就不存在競爭,大家有固定了人群就醫,開放以后就可以自由選擇醫院,就涉及醫院之間想要競爭病人,因為有了競爭就有了品牌意識,公立醫院對于自己品牌推廣幾乎不做廣告,我們一般會從介紹信技術的科普的一些角度,讓老百姓關注,一旦他們看了,老百姓就會針對性地就醫,或者一些感人事跡的報道,這種形式來推廣。講到這個病人的就醫體驗我自己之前也是接待過投訴管理之類的,確實有時候想想醫院在這方面應該可以為病人做的更好。我們院領導也是非常注重這方面的要求,要求員工對患者真誠,我本身不是醫生,是一個管理人員也會去體驗,醫生也會有非常多的現實問題,其中有一個問題是我們的病人很多,病人少的話,你要等著病人,這樣就會把服務放在前面。曾經有個院長說,院長非常關注病人量,太多不好,太少也不好。如果分級診療出來以后,三級醫院的病人少了,醫生怎么養活。 

          胡延濱:我同意,醫保的覆蓋面越來越廣,老百姓選擇醫院的權利越來越大,民營醫院越來越崛起,整個社會醫療資源在發生變化。接下來公立醫院面對的競爭挑戰會很大。一家公立醫院要真正生存好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老百姓心目中的口碑,最核心的一條并不是以宣傳為主題的,相反是以滿足老百姓的需要為主題。像您剛才說,公立醫院的服務詬病比較多,服務體驗的改善就會作為很重要的一點。還有一點過去公立醫院會有很多認識,就是覺得他不方便,等待的時間很長,怎么樣把這些時間縮短,很多通過預約的方式優化這一塊,我們也在做。加上智慧藥房推出來以后他知道自己的醫生的時間,提前預約。還有很重要的體現就是人文關懷。這一塊是由發自內心的一批人才可以做到,文化建設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手段。 

          劉智綱:廈門每天都有公立醫院的廣告,今天他有些結構性的問題,就如同剛才兩位專家講,應該考慮更高層次的整體系統的規劃,為什么會在一個方圓搞了六七家三甲醫院。在整個國家確實很需要醫療資源,但不應該集中在一個區塊,其實只是在這個區塊競爭,這個問題不解決,就無法滿足普遍大眾的需求。第二,會有歷史因素,大陸的老百姓過去普遍都有一種觀點,公立醫院是很優秀的。在這樣長期的背景之下,就會變成一個問題,公立醫院很大,省里的就不重要,民營醫院要靠神靈,因此這兩個會有不同的思考,但兩邊都會往中間靠近,民營醫院要從神靈往大廟靠,公立醫院是大廟,要更普遍化。如果是良性競爭,不要近距離交戰,所有問題沒有解決,反而會變得更差。未來是不是可以有系統性的規劃?我曾經跟衛生單位提到這種事情。其實不需要把民營醫院當成敵人,為什么不把民營醫院歸劃到整個體系中?到那個時候就是健康促進管理不生病,防患于未然的概念是不是需要再整合再評估,我認為是一個很重要的方向。 

          程文武:我也表達一下我的觀點。我們非常有代表性。我們投資了 14 家醫療機構,但這 14 家醫療機構全部的床位也沒有長庚這么多,我們是專科化的。因為我們都在講以患者為中心,提高患者滿意度。環境是影響患者滿意度的,最核心的因素一定是醫療治療和醫療服務。這種沉淀下來的口碑或者品牌的意識是我們民營醫院沒辦法去比擬的。 

          王志安:你的民營醫院是高端還是低端? 

          程文武:我是中等的,就是符合國家醫療規定的。昨天很感謝丁香園,我跟和睦家的 CEO 昨天也聊了一下,是不是可以合作?再回到說公立醫院的品牌積累是我們沒有辦法比擬的,我們希望在某些專業方面的發展更努力能夠形成良性的競爭,而不是一個惡性競爭。 

          王志安:你先說一下公立醫院的問題。 

          程文武:患者的就醫體驗不是特別好,現在的公立醫院已經認識到了,他們努力改善,因為大的環境所以需要一個時間,所以我們需要給公立醫院一定的時間和空間,使大家的就醫感受更好一些。 

          王志安:你認為在民營醫院的品牌建設或者說品牌的塑造過程中,最大的問題在哪? 

          程文武:最大的難點還是人才的問題。影響患者滿意度的最核心因素就是醫療效果和醫療質量,這些都是人才提供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一想到民營醫院就想到莆田系,這樣我們的招聘,還有培訓面臨了很大的問題。我非常贊同劉智綱的是,他沒有提這個是民營醫院,他說社會辦醫,國家也引導不是公立和民營,而是社會資本。我們應該定義體制內和體制外。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要對立,不要割裂。所以過個十年二十年以后,可能我們的就醫也不會去考慮這個是公立還是民營。在整個醫療體系中,60% 的治療根本就不需要三甲級,之所以我們投資來做滲透系,也認為 80%,90% 沒必要在三甲級接受常規的治療。 

          王志安:其實社區醫院就可以。 

          程文武:對,在臺灣洗腎中心很多就是。國家是鼓勵連鎖基層的這樣一個方向。 

          王志安:劉智綱總您說一下靖江民營醫院。 

          劉智綱:我還是那句話,公立醫院是優勢方。我先講民營醫院,民營醫院第一個要思考定位是哪里。比如說透析,需要普及化,需要一定技術認證。為什么民眾會去大型醫院,找的就是信任。你的醫院可不可以讓民眾信任,你要清楚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我認為我跟公立醫院不是不能結合,而是討論不下來。臺灣這四十年的改編是從公立醫院在所有醫院中的占比,從 70% 變成 30%。誰能夠取得民眾的信賴,才是真正的決戰點。民營醫院的定位是特色醫療到核心競爭力,公立醫院本身就有優勢,他應該要整合你的資源,因為公益性本身就有資源可以去整合。第三個部分就是健全。因為我們先整合資源是一回事,但要考慮是不是健全發展,我認為我有跟公立醫院交流健全這件事,你不是大,而要適大。這是效能里面很重要的因素。 胡延濱:臺灣原來是公立醫院的天下,后來變成民營醫院的天下,這么大的一個變革當中,天天要公立醫院退,民營醫院進才能產生變化。 

          劉智綱:全世界都一樣,你用所謂限制性的做法不是一個好做法,引導性的做法才是正確的。為什么會有這個結果,社會辦醫生去強化,不代表限制公立醫院的發展,公立醫院的發展達到期望的指標,要健全發展。這樣子大家各憑本事良性循環,才會達到好結果。為什么我們這樣做是在追求本質的競爭跟效能,我們自己要有一個可以支撐的系統,是從這樣子演變出來,所以剛才回答中醫院領導的看法,引導大家再一個基礎發展,讓他更加條文化,公立醫院有公立醫院的任務,有的地方用補助,其他地方可以不需要補助,這是我個人的看法。 

          胡延濱:臺灣整個格局的改革非常大,一個好機制的建立對整個局面的改變是更重要的。政府建立機制和推動整個改革過程當中,他應該扮演聰明的媽媽角色,通過機制的調整給付制度的調整,整個競爭的生態都會變化,公立醫院、民營醫院和社會資本也好,他們都處在一個競爭的狀態下,都需要贏得患者的信賴才可以持續發展,患者的購買決定了他的選擇,當把更多的權利交給患者選擇的時候,自然而然這個局面會發生變化。     李耘:關于民營醫院的印象是他的服務,長庚醫院服務的理念值得我們學習,我們在多年前曾分別派護士到長庚醫院去學習。公立醫院也更多的注意到患者體驗的重要性,那么前面講到幾位我都贊同他們的觀點,在公立醫院和民營醫院的競爭上,政府主導的地位包括政策,其實我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羨慕民營醫院對于這種政策的靈活性。他們在政策上,定價上很靈活我們在新技術上很受限制。政府在布局上確實可以把民營醫院納入到整個醫療體系當中,有一個錯位的發展,當然也是政府的主導,或者是政府的一個支持,以及民營醫院公立各家醫院下面一起來布局一樣的,把各自的學科錯位發展,大家可以和平共處。 

          王志安:今天的論壇到此結束,謝謝各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